吕台

吕台

吕国与洛庄汉墓墓主人之谜考略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7 05:13    关注度:

  吕国与洛庄汉墓墓仆人之谜考略

  章丘洛庄汉墓的挖掘惹起世人注目,作为一座西汉诸侯王陵已确定无疑,对谁是这座王墓的墓仆人?至今仍是考古学家和汗青学家们十分关心的一个谜。笔者认为,对西汉初期章丘汗青的成长,以及吕国的演革变化进行细致地史证阐发,是揭开墓仆人之谜的一个主要方面。

  吕国从齐国朋分出来的汗青布景

  刘邦于公元前202年击灭项羽后,成立了西汉王朝。西汉当局在秦朝地方集权轨制的根本上,成立了一套愈加完整、严密的统治机构。但与秦朝分歧的是,与郡县并存,又实行部门区域的封国制。汉五年,韩信由齐徒封为楚王,齐地亦随之成为汉朝的郡县。可是,刘邦“惩戒亡秦孤立之败”“非刘姓不克不及为王”(《汉书.诸侯王表》),在逐渐覆灭异姓诸侯王的同时,又大封刘姓后辈为王以镇抚全国。汉六年,刘邦封庶出长子刘肥(刘邦称帝前任泗水亭长时与曹夫子所生)为齐王,“食七十城,诸民能齐言者,皆予齐王”(《史记.刘悼惠王世家》),都临淄。在所有封国中,齐王的封区最大,并且有相当大的政治独立性,诸侯王在封国内是最高统治者,各自编年,“宫室百官,同制京师”。齐国在相国曹参的辅佐下,国力强盛。这种场合排场,因为齐悼惠王尚年少,因而还没有形成对地方集权政治的要挟。跟着国力强大,齐王渐长,矛盾也起头显露,因而减弱、朋分齐王的领地并抑止其成长,就势在必行了。从汉惠帝期间起头,齐的封邑逐渐割裂为几个较小的封国。

  汉惠帝二年(齐王),齐王刘肥入朝。齐王虽庶出,但春秋比惠帝大,是惠帝的兄长。因而惠帝与齐王宴饮时,不可君臣之礼而行兄弟之礼。这种环境,惹起了本来就对齐王有戒心的吕太后的不满。吕太后要借此用鹤酒诛杀齐王。齐王害怕不得脱身,接管了侍从太史勋的建议,将城阳郡(治地点今山东莒县)献给鲁元公主(刘肥同父异母妹,为保其命,以母事之)为汤沐邑。这在《惠帝纪》中就有记录:“二年,冬十月,齐悼惠王来朝,献城阳郡以益鲁元公主邑,尊公主为齐王太后。”吕太后转怒为喜,齐王刘肥才得以脱身归国。汉惠帝六年(前189),刘肥归天,刘肥的儿子刘襄继位为齐王,即齐哀王。次年,齐哀王元年(汉惠帝七年,前188),惠帝归天,吕太后称制,全国事皆决於吕太后。吕太后立其兄子郦侯吕台为吕王,将齐的济南郡(辖境相当今山东济南市、章丘、济阳、邹平等县地,“济南”一名在汗青上最早呈现。济南郡的前身是博阳郡,高祖六年从济北郡析置出来,再加上淄博郡西部,是齐悼惠王七郡之一,并未封国。因而,一些报纸上称吕王吕台为济南王,不甚安妥)划为吕王奉邑。吕太后如许做的目标,是为了在幅员泛博的齐国插入一个楔子,设一个桥头堡,朋分齐国与其它国的联系,以便进行监督和节制。偏吕台不克不及久享,受封不多,公元前186年,一病身亡。吕太后很是哀悼,命台子嘉袭封。不久,吕后以吕王嘉“居处骄纵”,又废掉了他的王位,同时封死去的吕台之弟吕产(吕嘉之叔)为吕王。高后七年(前181),吕太后又徒梁王刘恢为赵王,封吕产为梁王,封刘太(惠帝子,实为吕氏之后)为吕王。将齐的琅邪郡(治地点今诸诚,辖境相当今山东半岛东南部)割出,立汉高祖刘邦的从祖昆弟、太后妹吕的女婿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。别的,齐哀王刘襄的弟弟刘章被封为朱虚侯(封邑在琅邪)、刘兴居为东牟侯(封邑在东莱),封邑不竭地被朋分。

  归纳综合地说:“割齐分吕国”,正值吕氏集团权焰盛张之际,吕后先用“人彘”来惊儆孝惠帝刘盈,使其“慑伏,自此日饮为淫乐,不听政”,以求速死,然后杀赵隐王如意、赵幽王刘友、赵共王刘恢、燕灵王刘建等诸刘姓贵爵。刘肥,作为刘邦最寄厚望的长子,眼看亲兄弟一个个被囚被害,力所不及,且以妹作母,割地敷衍塞责,不久就颓丧至极而死。

  高后八年(前180),吕太后病逝。齐王刘襄等宗室诸侯王与朝廷元老重臣周勃、陈平等结合起来,诸吕被诛,包罗吕产,时封地济南郡。文帝刘恒即位后又把济南郡、城阳郡偿还给齐国。

  文帝二年(前178),置济北国,封刘兴居(齐哀王刘襄的弟弟)为王,济南(包罗此刻的章丘、邹平等地)归其所属。文帝三年,匈奴入侵。济北王刘兴居乘机叛逆。文帝派棘蒲侯柴武为上将军,平息了叛军,刘兴居他杀,济南归汉。

  洛庄汉墓墓仆人之猜测

  先纵观汉初齐国及“吕王”和“济南王”的汗青(详图如下)。

  刘肥齐国世系:

  (1)齐悼惠王肥----(2)齐哀王襄----(3)齐文王则(济南归其管辖极其短暂)

  吕国国王图:

  (1)吕台(前187年)----(2)吕嘉(前182年11月立)----(3)吕产(前182年二十日立)----(4)刘太(前181年二月立)

  济北国(济南归其管辖)王刘兴居(前178),翌年被诛。

  济南王刘辟光(文帝十六年),景帝三年被诛。

  再连系现出土的“吕大官丞”、“吕内史印”等封泥和“齐大官印”等铭文,可推知:

  第一,墓仆人极可能是吕台。由于挖掘出大量印面为“吕大官印”、“吕内史印”的封泥(印章),为考据墓仆人供给了极有价值的证据。在西汉前期郡国的官署根基上是根据地方汉室而设置的,与地方同名同责,为了加以区别,一般郡国的官署均在前加以地名。“吕大官印”、“吕内史印”、“吕大丞印”前面的“吕”字即指地名。因而,这些印章均应是吕国的官署印章。而墓葬附近恰是东平陵城地点地,西汉期间该地共具有过两个国,前为吕国,后为济南国。济南国的国王因负罪而被杀掉,属于非一般灭亡,一般不成能有如斯高规格的陵墓。再说,吕台是刘邦之妻吕后的亲侄子,刘邦身后不久,吕后就执掌了实权。吕后掌权时,把齐国的济南郡划割过来,分封为吕国,吕台是第一任国王。后来的吕王均被诛杀,按其时安葬轨制,被诛的国王是不会被厚葬的,因而,只剩下第一任国王吕台才可能有如斯大规模、高规格的墓葬。至于挖掘中,呈现的“齐大宫印”、“齐国鼎”,也很好注释,这要从刘肥身后说起。孝惠七年即公元前188年,刘盈及鲁元公主先后死去,吕后随便立一刘盈后宫佳丽幼儿为帝,本人临朝制。此时吕后,羽翼已丰,以吕台、吕产撑兵权,本人嫡派的势力的大本营——侯国、周吕侯国、郦国、城阳国已成功的扩张并连成一片,朝中无人能制,她起头毫无所惧地视全国报酬鱼肉了。在看待齐国的问题上,他先立刘肥之子刘襄为齐哀王,然后将刘肥其余十一子都调到长安,表面上让他们“宿卫长安”,现实是把他们分置在吕台吕产手下的南北虎帐里,看成了人质,随时能够生杀予夺。并把吕禄之女强配给刘肥诸子中最有才干的刘章为妻,以施谗谄、监督之能。此时刘襄,为了本人和诸兄弟的人命,对吕后惟命是从,毕恭毕敬。吕后目空四海,诸吕飞扬嚣张,底子不再把刘姓诸王看在眼里,她野蛮地打消了齐国六郡之设,而将齐国一分为四:将原胶东、胶西二郡交为琅琊郡,将原济北、博阳二郡并为济南郡,原城阳郡,原临淄郡。《汉书.高五王传》云:“惠帝崩,高后用事,春秋高(岁高),听诸吕擅废帝更立,又杀三赵王,灭梁、赵、燕以王诸吕,分齐国为四.…..。”

  公元前187年,高后元后,吕后将齐琅琊郡割封为刘泽为琅琊国,将齐之城阳郡割封给鲁元公奴才张偃为鲁国,然后封兄吕泽之子吕台为吕王,割齐之济南郡为吕王奉邑。鲁王张偃,原营陵侯刘泽(此为琅琊王)、吕王吕台,都是吕事的嫡派,他们将齐王刘襄团团围在了小小临淄郡里,此时齐国的地皮,只要原齐国的十分之一。《汉书》在此事务描写中,仅用一个“割”字,就把吕后篡权成功,拙拙逼人的胜利者姿势描写地极尽描摹。而被割的齐王刘襄,在隐约的杀机和危险面前,肝胆俱碎,六神无主、其狼狈像也在这“割”字之下显显露来。得了被吕后割来的济南郡的吕王吕台,把济南郡与原郦国、周吕侯国、周吕宣王国从地舆上联在一路,以吕都为都城(今荷泽东)成立了大吕国,它北通河海,西据河、济,南通淮、楚,东至沂、沭,包罗了差不多整个北济、南济、淮河、泗水流域,在计谋上完全达到了割断吴、楚、淮、汉、齐、梁、燕、赵诸刘王国联系的感化,而且以此为吕氏集团的大本营,为本人培育提拔灭刘扩吕的嫡派力量。一个“割”字,显出了吕氏集团多么满意的心态和气焰。因而,墓葬中有标着“齐大官”的铜鼎,及诸如标有“齐北宫”“南宫”“齐大官右般七”“齐大官北宫十”等文字的各种器物,更恰好证明吕国立后,吕氏已现实据有齐国的史实。(吕台死时,刘悼惠王刘肥十二子中,除了刘襄,其余诸子皆为平人,直到高后五年,才各被封为侯,被分置于齐国、吕国遍地小邑为治)。彼时吕国底子不把齐王放在眼中,由于诸刘的命运生杀之柄完全把持在吕氏人手中。刘肥尚割地奉妹为母以苟活,更不在乎区区齐鼎。齐王如斯,齐地遍地侯国更是心悦诚服,进贡揖拜,趋附者众,这恰是墓中多有标着齐国字号器物的次要缘由之一。

  作为汉初汉室山河最大的一次危机,吕后篡权在她死后并没有换来吕家万年的王位,而是给吕姓家族带来了“诸吕田女,无分老幼,尽诛绝之”的可悲下场,而操刀者,恰是昔时被吕后逼着“献”、看成鱼肉肆意施“割”的人,汗青史实又一次警告人们有多大野心,有几分谋逆,就有几分灾害。

  第二,墓仆人能否是刘肥?在公元前189年,齐国国王、汉高祖刘邦的长子刘肥也因病归天,而在其时洛庄一带仍然属于齐国的管辖。因为吕台和刘肥归天的年代附近,并且在出土的很多青铜器上面刻有齐国的文字,因而,一些学者认为墓仆人也可能是这位汉代皇子。从现阶段出土的铜器上的所有铭文看都是刘氏的,而封泥仅相当于此刻邮寄工具的封签。再从挖掘中呈现的几个谜团可推知,东墓道坚硬的封土上发觉清晰的车辙印,并且东墓道较长,可知墓仆人可能是从东面过来的。但笔者认为墓仆人是刘肥的可能性极小,只要一点笔者不克不及断然否认。从挖掘呈现的封土后又挖坑祭祀,似乎证明墓仆人可能是刘肥,从汗青上看,齐国被朋分又被回复复兴,刘氏之后人可能多次来祭祀。

  第三,也可能是刘辟光。景帝三年刘辟光参与“七国之乱”而他杀。据相关史料记录:被厚葬于章丘危山,(即在洛庄汉墓之南4公里处),日本侵华时,日本人曾盗掘过,但并无所获,也没有证明墓仆人是刘辟光,因而,也疑惑除是刘辟光的可能性。

  四、洛庄汉墓的挖掘将改写汉初的汗青

  若为吕台之墓,不只将会改写中国编钟、编磬的汗青,并且也将改写汉初丧葬习俗礼节轨制的汗青。也将对吕氏篡权仍是吕氏曾经成立帝制进行汗青的重写。前人重丧葬之礼,特别达官贵人,“……制丧祭之礼有尊尊崇上之心……丧祭之礼废则骨肉之恩薄,而背死忘先者众。”往往起陵山以标世。吕台之薨,正值吕王才封未久,吕国新立之时,诸吕正骄气十足,傲视诸刘,侧目汉朝山河,必为其大举操办,以扬吕抑刘。这时诸刘被诸吕朋分包抄于遍地郡邑,为求自保,必纷纷前来吊祭奉礼(以吕氏女婿身份者自不必说)。洛庄汉墓无论从规模、出土文物规格、尺度来看,都大大超出了一般“王”的轨制,有些方面以至为帝王陵所难及,申明了其时吕台丧葬规格之高和诸吕野心展示以慑诸刘王的要求。

  再从吕氏的起身及出土的编钟、编磬来看,吕台是由郦侯起身封王的,而吕氏家族的大本营是吕公昔时的临泗侯国,在今山东定陶、荷泽、成武、巨野、济宁、单县,江苏省丰县、沛县,河南省商丘县、安徽省砀山县交汇地域,与郦国为邻,这些处所都在睢水,泗水流域,便是汉高祖斩蛇起义之旧地,又是昔时吕公令沛之家乡,是吕氏家族的发祥地,自古是出产磬的处所。

  磬,是古代帝王礼乐中必不成缺的器物。其音雅,可调宫商,可奏韶乐(韶,乃虞舜期间的一种乐舞,又称“箫韶”。)其声润,代表德。自唐尧之时即为王者所用,但中国哪里出的磬最好呢?《禹贡》中有“四濒浮磬”之句,可知产在泗水流域。《括地志》亦云:“泗水至吕梁,出磬石。”《随志》云“下邳有磬石山。”《承平寰宇记》云:“磬石山鄙人邳县西南十余里,即《尚书》云泗濒浮磬者。”《大清一统志》:“磬石山,在泗水南四十里,出磬石,上供乐府。”按《水经注》引《晋太康地记》曰:“泗水出磬石……东南流,丁溪水注之,溪水上承泗水于吕县。”则磬是吕国吕氏家族发祥地——泗水的奇特产物无疑。

  吕台封王后,墓葬济南,而不是原周吕都城吕都附近的吕陵(今荷泽西南吕陵集),必把磬陪葬,一方面它代表王乐,合适吕氏王全国的野心,一方面它又是家乡的特产,代表祖封祖荫之地。并且,吕,本意又是阴律,《周礼.春官大司乐》有:“奉黄钟歌大吕,奏姑洗歌南吕,奏夷则歌小吕。”又,《大师》云:“阴声大吕应钟,南吕涵钟,小吕夹钟。”《汉书.律历制》:“阴六为吕,吕以旅阳,助黄钟宣气而牙物也。”钟磬等乐器所宣奏的钟吕之乐,在某种意义上于吕氏除了帝王之制外,还有图腾的感化。所以,吕台墓中以磬、钟代表黄钟大吕,涵钟南吕,夹钟小吕,寄意吕姓得钟吕,得宜又得时。(这里还必需指出:吕台祖父吕公以相术名闻全国,其后亦必迷信)。洛庄汉墓中出土了整套整套数以百计的钟、磬,更为这种说法供给了佐证。一言以蔽之,外戚吕氏现实上曾经控制实权,并掌管整个国度。

  除了吕台之外,能否还可能是刘将闾、刘安,抑或后来的济南国国相曹操,这些可能性生怕更小了。

  纵上所述,仅仅是笔者从史证角度的一点切磋,还有待考古专家进一步挖掘论证。

  登录名:暗码:记住登录形态

  评论并转载此博文

  以上彀友讲话只代表其小我概念,不代表新浪网的概念或立场。

  新浪BLOG看法反馈留言板电线键(按本地市话尺度计费)接待攻讦斧正

http://karamanin.com/lvtai/852.html
上一篇:行业新闻-吕梁平台微信小程序公司吕台小程序 下一篇:邹城吕台村_百度图片搜索

报名参赛